靖江网>阅读>魁星阁旁

乌鸦满天飞

来源: 靖江市融媒体中心 日期:2019-09-21 14:30

这两天早上都是在乌鸦“呱呱”的叫声中醒来的。跑下来一看,好家伙,一大群在宿舍旁边的空地上集会呢。才七点多钟,天还没有亮晴,万物还没有完全苏醒,草尖上的露珠像黑夜不愿退场的眼泪,四下静悄悄的。我呆呆地站在不远处,默默地注视它们。不一会儿,远远驶过来一辆车,这些黑色的精灵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两圈又下来了,有的停在路牙边,有的飞到原地,有的居然停在单杠上,悠闲自得地享受着晨光。

听当地人讲,这里乌鸦和麻雀最多,而且都是国家保护动物。和乌鸦相比,大概麻雀的体型太小了,毛色太淡了,叫声太低了,我竟没看到几只。只看到成群结队的乌鸦飞过来飞过去,“呱呱呱”的叫声划破清冷的天际,高兴起来就在空中表演八字舞。这种鸟在家乡是不受待见的,在这儿却成了气候。不惧怕干燥,也不畏惧严寒,遥远的边疆成了它们的乐园。

来新学校的第一次课间操,听到空中“呱呱”的声音,我抬头一看,乌压压一大群的乌鸦飞过来了,连忙摸出手机,想拍下这难得一见的壮观场景。然而它们像猜透了我的心思,动作更快,立即四下分散开来,一部分继续向前飞去,一部分停在屋檐上歇脚。沐浴在阳光中的黑鸟,在蓝天的映衬下,是那么安详肃穆。

看着照片中蚊子一般大小的图案,不由想起沈复《幼时记趣》中,把蚊子留在白色的蚊帐里,慢慢用烟喷它们,让它们冲烟飞鸣,当作白鹤在空中飞舞的场景。昭苏一年四季没有蚊子,那我姑且就把蓝天下这一群群的乌鸦当作蚊子吧,它们的体型对于这里广袤的蓝天和草原来说也就像故乡那一只只蚊子。然而,故乡的蚊子会叮咬人,而它们只会像蚊子那样飞舞,却对人类无丝毫损害,反而比公鸡更早来报晓,确实起到了生物钟的作用。这样一想,我又觉得把它们比作蚊子太不地道了。

乌鸦就是乌鸦,它像喜鹊一样,只是鸟类中的一种,不会给人类带来灾祸。反而却是我们人类的良师益友,是地球大家园中的一分子。乌鸦喝水的故事世代相传,教育我们做事要讲技巧。乌鸦老去后,小乌鸦会四处觅食,衔回来一口一口喂给老乌鸦吃,教育我们要孝亲敬老……然而人们只因为厌恶它的叫声,就把它视作不祥之物,这种只看外表的偏见给它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啊。

《都市精灵》中,舒乙感慨现在的北京,连乌鸦都久违了。他小时候老鸹是北京的一景。清晨,成群飞向城外,在乡下地里觅食;黄昏,成群飞回城里。数量之多,达到遮天的地步,一飞就是乌压压一大片,总有几百上千只,叫着闹着,给清冷的天际增添了一点无序的伴奏。没想到,许多年后,我在这儿也看到了这样的景致,何其有幸!

(作者:朱 艳    责任编辑:徐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