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四眼井边

最是一年邋遢季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9-08-10 08:20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它们看似独来独往,与世无争,却都在暗自过招,以自己的万种风情,吸引着人们关注的目光。如果真要讨论哪个季节最令人喜爱,可能的结果会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若要论一论四季中,谁最邋遢,我想人们一定会众口一词:夏季。的确,夏季的邋遢那是板上钉钉、无可争辩的事实。

初夏时节,江南梅雨,那种湿、热、闷的感觉,怎么也让人难以提起对它的喜爱劲头来:衣服干不了,食物易霉变,阴晴算不定,空气中到处泛着霉味儿,完全倒了人们的胃口。

这梅雨季我算是受够了,日里梦里,千万次地想为它改名——“霉”雨季!就连文人骚客也失去了“寂寥雨巷”邂逅“结着丁香般愁怨”姑娘的兴致了,因为久宅家中,他们也忍不住感慨万分:“再这样下去,连人都要发霉了!”

梅雨过去,酷热当道,气温陡升,衣服霉不了,可食物却容易变质发馊了。于是,每每经过垃圾箱,一股股难闻的酸腐、馊臭味儿不请自来,你只能掩鼻匆匆而过。大夏天,随着各类瓜果大量上市,当人们贪得无厌地抱着各色瓜果一场酣畅淋漓、大快朵颐之后,落下的又是“一地鸡毛”“惨不忍睹”!

对生活敷衍了事更是夏天的常态。就说吃吧,往往“早上粥一锅,吃到鸡上窠”,如果能菜地里现摘条黄瓜暴腌一下,对付着将一大盆粯子粥咕噜咕噜灌下肚,就算是对自己的厚待了。当然,不得不说也有讲究一点的人家,会素炒个豇豆茄子,再弄点饼搭搭。

至于穿呢,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了,大老爷们要是不出门,那是少到不能再少了;即使出门,也会摆出了一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男人气概,短裤、背心往往是他们的标配。就连那些平时不论是“浓妆”还是“淡抹”却总要“抹”一“抹”的爱美女士,在这火热的大夏天里,似乎也变得邋遢起来,干脆素面朝天就风风火火出门去了:这要是化了妆,它也挂不住啊!

再说说消暑纳凉吧!那年那代,民用电还是稀罕物儿,午觉实在睡不着的时候,人们要么铺一块塑料布,要么直接拖条小凉席,找个树荫,或者靠近小河边竹林里,找块开阔的空地,席地而卧,蚊虫、苍蝇不时过来骚扰,更有热头当空,直搞得你汗流浃背、坐卧不安,怎一个“心烦”了得!后来,有了电扇空调,刚开始那阵,谁家还不是一台落地扇,几个脑袋凑一起,更有兄弟姊妹为了电扇摇头的角度争得面红耳赤,甚至产生龃龉的。至于晚上乘凉,如果见到那些上了年纪的奶奶们,居然赤膊上阵,气定神闲地轻摇蒲扇,你也不要奇怪,因为此情此景,人们早已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了啊!无他,天实在太热,考究不起来啊!

不得不说,空调的出现,大大改善了这种状况。但据说空调费电费钱啊,也不是每家每户、每个房间都装得起的啊,于是乎,每到晚上,一户人家几代人挤在一个房间吹空调看电视,也就成了那年那代的奇观。人们似乎也顾不得尊卑长幼衣衫不整地挤在一个房间的尴尬了:谁叫大夏天本身就那么腌臜邋遢呢!

人生亦有四季,既有姹紫嫣红、活力四射的春,又有层林尽染、果实累累的秋,也有凛冽萧索、冰天雪地的冬。夏虽邋遢,没有它,四季就不完整。人生亦因四季而五彩缤纷、诗意盎然。夏再怎么难耐,人们依然会咬咬牙“熬”过来!

(作者:季松平    责任编辑: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