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阅读推荐

序高峰《维东有阜》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9-07-06 10:23

王振羽,笔名雷雨,河南叶县人,国家一级作家,著名评论家,江苏省作协理事,出版有《漫卷诗书》《书卷故人》《江南读书记》《龚自珍传》《江南彩衣堂》《吴梅村别传》《诗人帝王》等。现为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

家在中原腹地叶襄舞三县交界处。北有山岗,唤作首山,有莽莽中原第一山的豪气凛然,实际上,是秦岭分支八百里伏牛山的一座探入万里平畴的先遣队而已。家乡之北、东、南,皆有河流,分别唤作汝河、湛河、沙河,三河汇流,总称沙河,注入淮河,最终入江奔海。天下的水系都是相通的。汤汤河水,滔滔不息,它们也许会抵达靖江的斜桥。斜桥紧靠长江。

少年时代,功课并不繁重,也没有什么补习班可上。可要读的书,更是少得可怜,为借到一本书读,要走很远的路,穿过许多村落,现在生活在都市中的年轻人,是断难体会书荒岁月爱书人焦灼无助的心境了。同村的发小,理解我的饥渴,经常陪我去她的一些亲戚家找书。这些村落,有的叫横梁渡,有的唤作祝峰,还有的叫晾湿店、翟杨、泥车,这些名字,多少代人口相传,名字都读得转音了,但落实到纸面上,仔细审视,这样的名字到底是怎样的含义?这些村落的人丁何时到此聚族而居?他们祖祖辈辈在此繁衍生息,都有什么故事发生?有哪些人物值得后世缅怀追忆?

后来,跟着父母到了县城。那是一座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城。在那里,有机会接触到了县志,尽管如获至宝,倍感新奇,但读下来还是觉得不大过瘾,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曾在省委机关工作时的老同事丁浩先生,待人诚挚,为人热心,当年在一起共事,冗长琐事之余,经常交流一些读书心得。我每年春节返回中原老家看望爹娘,也总是托他购买车票,他曾在铁路上工作过。那个年月,购买火车票,是需要找关系的。如今想来,恍若隔世。后来,听闻丁浩先生已经荣休,他埋首书斋,潜心读写。不过,除了读写之外,他还会做一些别的事情。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他约我见面,小酌之后,给了我一部他朋友的书稿,让我作序。我应承下来,抓紧拜读。读后不禁大为惊讶。靖江斜桥,古称东阜,如此方寸之地,竟然有如此能够静得下心来之人耐得住寂寞之士,为自己的乡邦故园,不惮繁难,查阅资料,搜求爬梳,孜孜以求,反复掂量,用心揣摩,最终行诸文字。而这样的文字,看得出来,是经过一番精心打磨的,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是不下一番苦功夫难以做到的。

作者说“大陆曰阜”,讲“地以寺名”,谈“小街春秋”,状“东阜名园”,绘“新港传奇”,忆“弦歌不辍”,觅“蟾宫折桂”,怀“血润芳华”,思“台岛流寓”,念“名士乡贤”,大都是精美的散文短章,惜墨如金,要言不烦。这些文字,这些故事,这些钩沉,这些记述,不无端煽情,不空发议论,不信口开河,持之有故,出言慎重,个性昭然,实在是出手不凡。

书中提到斜桥方家一脉的源流考辨,有桐城方家之说,有兰溪方家之说,作者立此存照,不做结论,很有意思。书中还提到斜桥拟园的诸多故事,提到周济与斜桥倪家的来往。这个周济,他在南京也曾有过一座春水园,他与大纱帽巷里的琴隐园主人也很熟悉。

《维东有阜》的作者高峰先生,我尚无一面之缘,但听说他多年来致力于地方历史的挖掘与研究,已经出版了五六本书。作为文字同道,我很为高峰先生如此倾注心血专注于此而心生钦敬。立足于自己的脚下,拒绝世俗的浮嚣,既能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披沙拣金,又能在村镇行走中寻觅历史的遗痕、先贤的踪迹,实在是满足了我少年时代的诸多悬猜。我的家乡,要是也有高峰先生这样的有心人热心人,那该多好!我的家乡,要是也有《维东有阜》这样的高品质地方史志,那该多好!

史志写作,难度甚大,贵在坚持。希望高峰先生能一如既往地走下去,亦不妨从青灯黄卷中抬起望眼,看天风浩荡,大江奔流;静夜独坐时,翻检自己的惨淡经营,虽是一纸书香,却属旷达人生。

啰啰嗦嗦,就说这些。

是为序。

(作者:王振羽    责任编辑:徐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