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魁星阁旁

外公、外孙和牡丹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9-04-27 09:46

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墙上的外公清秀,目光中似乎有一丝挥不去的、淡淡的忧郁。可外婆嘴里的外公,却从来不是这个样子——外公特别能喝酒,没事的时候拉京胡、唱京戏,广交朋友。还有,外公养了很多鸟,培育了各种各样名贵的花木。

春天,是外婆家院子最美的时候。

那是怎么一个美法?

外婆没看我,喃喃地说:那一天,搬到屋里的牡丹全开了,漂亮得不得了。晚上外公回家,刚刚踏进门,所有的牡丹轻轻摆动起来。外婆说,不对呀!那天明明没有风啊,怎么花全摆起来了?一定是外公服侍牡丹花特别好,花仙子感谢他来了。

外婆讲得有些陶醉,我却听得有些肃然,真有花仙子?外婆朝我看了一眼:那些牡丹真美,赵粉、姚黄最漂亮,但相当难养,你外公确实会养花,什么花都养得特别好。

那一刻起,牡丹深深植入我心。

从此喜欢上种花,喜欢去植物园。女儿小的时候带她去南京中山植物园。在暖房里,见到了梦寐以求的牡丹,而且第一次看牡丹,见到的就是赵粉、姚黄!

其实,潜意识里我有些嫌弃粉色。但我的目光与赵粉、姚黄交汇的瞬间,我被彻底击败、融化。无论是赵粉的粉红,还是姚黄的粉黄,都粉得那么通透、典雅、高贵,丝绸般的光泽照亮了我心底的牡丹。

哦!照到了外婆眼里的幸福明媚。外婆对外公的心心念念,就在跟前。

站在那里,我最大的愿望:我要买牡丹,我要种牡丹!

搬新家后,门口有了一小块地。我迫不及待地在网上买来赵粉、姚黄,还有其他牡丹苗。

第一朵紫色的精灵在我家门口华华丽丽地绽放时,我都要醉了。我抬头,仰天,想起外公。我要把这朵牡丹献给他,向他致敬。

随后的几天里,牡丹争先恐后地全部绽放,却是清一色的魏紫。牡丹的品种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顽强地多了起来:原来的一群魏紫外,还有白玉、花王、岛津、初乌、金阁……只是春天种下的赵粉、姚黄难以度过最热的夏天,就像外婆讲的那样。

初夏的时候,得知女儿怀孕的消息,甭提多高兴。我拿什么做准备?赵粉、姚黄!

立即网上买苗。深秋时分,牡丹苗寄过来了,我将他们种下,放在门厅,静待来年。

一年一度春又来,女儿带着肚子里的小外孙回来了——回家待产。女儿进门的时候,门厅里赵粉、姚黄是不是招摇了一下他们的身枝?女儿只顾着挺着自己的大肚子根本没有理睬他们。

产科医生鼓励女儿产前多活动。那天,女儿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有点不舒服。

第二天早上我准备出门,惊喜地发现门厅里的赵粉开花了,低眉颔首,气度非凡,一如外婆口中的仙子化身。

这是今年的第一朵牡丹!激动之余,感叹:这么漂亮!干嘛这么急着开?等到我的小外孙出生的时候开多好!可是春风迎面,她挡也挡不住地开了。

女儿下午出现发热,肚子一阵一阵疼,将她送到医院产科。傍晚时分值班医生兴冲冲地告诉我:你女儿快生了,马上去产房。

马上可以见到我的小外孙,我激动得仿佛那日第一次见赵粉。

女儿进产房后,我美滋滋地打开手机看早上拍的照片,满心欢喜:赵粉,你开得太及时了。

可是,女儿进入产房后肚子反不疼了,挺着大肚子回家。两周悄无声息过去,离预产期越来越近。那天,女儿说肚子有些紧。陪她来到产科看看。第二天,女儿肚子还是没太多动静。产科主任着急,用催产素催生。女儿肚子渐渐有了些阵痛的感觉,可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女儿肚子又一点不疼了。我们只能安心回家吃饭,女儿留在产房继续用催产素。

一阵小雨后,门口的牡丹叶子更浓、更绿。黑牡丹“初乌”悄然无声地开出两朵花。她们打开了敦厚、亮丽的绛红色,在翠绿的叶子中愈发夺目。

“初乌”?

“初乌”!我茅塞顿开:希望我的小外孙初来乍到,平平安安“出屋”。

我在心中默默念着。女儿的肚子居然奇迹般地疼了起来,一个多小时,小外孙顺利娩出。我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中午拍的牡丹。告诉我的朋友圈:牡丹的名字叫“初乌”!

我的小外孙出生了,在牡丹带着春的讯息的时刻,在牡丹的阵阵祝福声里。

就像牡丹,在春风的温暖下,在春雨的润泽中……

(作者:张 铸    责任编辑:徐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