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魁星阁旁

乡下亲戚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8-11-03 09:15

  早晨,我刚起床便听到有人敲门。这么早谁啊?“大志啊,我是你小婶。”

  小婶?我赶紧打开门,只见小叔小婶满脸汗珠站在门前,脚边竹篮里的丝瓜茄子上沾着露水。老两口一大早登门,肯定有事!我内心忐忑,见两口子只是笑啥也不说,又不敢多问。坐定后,我心急,便试探着问道:“叔,您出来,那猪不会挨饿吧?”叔仍旧笑,摇摇头说:“不会。”小婶说:“我一个劲催你叔早点,知道你上班早,这汽渡又慢,还好还好。”边说边将竹篮里的丝瓜茄子捧出来,最底层是只叠得四四方方的方便袋,婶小心翼翼地解开,又是一只红色的布袋子,再解开,是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的书本一样的物件。婶极其小心地解开捆扎的细麻绳,赫然是一大捆人民币!

  我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婶,叔,这,这是——”叔拉着我,不笑了,一脸认真地说:“知道你买房子贷了款,这五万块你先用,不够我们回去再想办法,赶紧把银行的钱还了!”婶也站了起来:“大志啊,有难处跟我们说,农村人帮不了大忙,银行的钱不好借,利息重。”我一手拉着叔一手拉着婶,不知说啥好,就一个劲地傻笑着,直笑得满脸泪水。

  那天下班刚到家,堂兄来了,电瓶车上装得像座山,一袋大米一袋蔬菜。我嗔怪道:“哥你这是何苦呢?这么多东西,这么远的路,不安全!”堂兄笑了笑,说:“汽渡要搬了,电瓶车过江不方便了,就赶紧送点吃的给你,新米还没上场,等新米上场了,打电话给你,你回去拿,今年稻子长得特别好,没虫害,用药少。”

  堂兄是个木匠,大半辈子走村串户吃的是百家饭。我大伯大婶去世时堂兄还是个学徒,硬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撑起了一个家。后来请木匠的人家少了,堂兄堂嫂便承包了村里的土地,种粮食。有时忙起来白天出去做木工,晚上下地,这么些年夫妇俩没少吃苦。天道酬勤,每年堂兄种的粮食都能卖个好价钱。堂兄常说,他父母去世早,都是我爹我娘接济他家,帮他翻建了房子成了家,人不能忘本。我搬到城里住后,都是堂兄定期送来“给养”。堂兄能掐会算,每当我家米缸见底将要断粮时,他总能及时送来“补给”。我过意不去,便利用回乡时准备了些礼物,堂兄一看,急了:“你这是干啥?农村人开支少,不像你们城里人,出门就得花钱,买这么贵的东西,不拿我当哥啊?”我连忙说道:“没花钱,家里本来就有的,也是人家给我的。”堂兄将信将疑,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家族第一个考出去的,我们都感到光荣。你走得再远,也是我兄弟,亲兄弟!”

  今年国庆假期回乡,第一站先到小叔家。邻居悄悄告诉我,为了凑足那五万块钱,小叔提前将那十几头猪卖了,本来到年底可以卖个好价钱的。拿到钱后,老两口一夜没睡踏实,感觉放哪都不安全,就压在枕头下面,天不亮就出门了。

  我愣住了,妻呆呆地望着我,眼角一片晶莹。

(作者:田野    责任编辑:夏传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