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四眼井边

一本旧借书证的故事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8-11-01 11:13

那日翻检旧物,翻出一本红塑料封皮的“靖江县图书馆借书证”。

颁证日期:1986年4月23日

编号:1541

押金:5元

在这个电子借阅的时代,这本借书证显得那样的陈旧、过时,而它带给我的记忆竟是那样的鲜活。

记得那是图书馆刚从人民公园迁出,坐落于人民路与解放南路的交叉路口。在那个年代,它几乎成了靖城的地标建筑,恰似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成百上千渴望知识的靖江人。我所居住的察院弄机关宿舍与图书馆相距百多米。“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这儿便成了两个儿子的“第二课堂”。

其时,大儿读三年级,小儿刚幼升小。书,都是老大借的。密密麻麻的记录表明,借阅时间集中于寒暑假。几年间借书138本,大致可分为三类:科普类,第一页十本书全是《十万个为什么》;人文类,如《陈赓大将》《巴顿将军》《战争》等;文艺类,如《保卫延安》《东方》《隋唐通俗演义》《科学幻想小说》《星球大战》等。后因中学课业沉重而中止借阅。

有人说,一本书犹如一棵树,根系、主杆、枝叶、花果,构成一相对独立知识体系。一个小学生,自主借阅这些书,不经意间便坐拥一片知识之林。

读书,因人因时而异。少年阅读助力孩子成长的效应不难想象,但难以精准评估。可以肯定的是,靖江图书馆让两个儿子中小学时代的假期过得充实而有意义,那一本本书犹如一个个诲人不倦的导师,引领他们走进知识的殿堂。令我欣慰的是,大儿子人到中年,仍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出差爱在机场、车站买书,一次读一本,十次读十本,百次……

有关读书,时贤先哲有许多经典之论,我们这个民族也向来有“耕读传家”的祖训。可不知为啥,如今的父母,节假日不送孩子进图书馆,而是往形形色色的“班”里赶。时下的人们热衷于网络,冷落甚至排斥纸质读物……

也许真的老了,传统、守旧。我所不屑者,或许还是“时尚”呢?然而,人类已进入终身学习的时代,无论谁,不管是青少年,还是中老年,面对知识的大潮,岂能无动于衷?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选择,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风尚。这本象征着借阅传统的借书证,值得珍藏!值得回味!

(作者:黄靖    责任编辑: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