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魁星阁旁

听茅台酒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8-10-20 10:03

酒缘源远流长、似乎与生俱来,母亲说我是在茅台酒酒香中泡大的。缘为父亲是出名的酒仙——不是酒鬼,他好茅台酒而不纵酒,求薄醉微醺而不烂醉如泥,更不因酒滋事、因酒误事,因此他酒后一无醉鬼之丑态,却具酒仙之神韵,妙谛在于吐纳之间酒香氤氲,令人惬意陶醉。早时床上蒙的夏布帐子,透气性差,父亲吐出的茅台酒酒香缭绕不去,所以我在襁褓之中已是酒(久)经考验了。

 

稍长,父亲执意要向我传了衣钵,乃在自己独酌时有意培养,由着我在他腋下钻进钻出,乘着母亲不注意时“吱”地让我偷抿上一口,还委了我买酒的差事,我就心领神会,总是在半道上先啜为快,父亲闻到我口中透出的酒香,便会心而笑。然而这些都是雕虫小技,不足道哉,我的初露锋芒是在插队落户之时。

 

在靖江乡下我一度放过鸭子。放鸭有个好处,即可以吃鸭,吃“急宰鸭”。凡哪只鸭子瘸了腿或折了翅就被视为“急宰鸭”,鸭倌有权宰而食之。于是常常出现“急宰鸭”,那是生产队长可爱的“阴谋”,他撩起竹竿朝鸭群里劈下,准有一羽做了“刀下的冤鬼”。有鸭必得有酒,遂去镇上买茅台酒,一只鸭子恨不得骨头也吞了下去,茅台酒是用大碗盛着喝,我们知青同老乡较劲,一较劲,我到底功力深厚,连老乡也不是我的对手。

 

那时知青还时兴“吃大户”,成群结队互相吃,吃,不能没有茅台酒,又是大碗豪饮,每饮辄醉,相枕相藉而眠,不知东方之既白。第二天都在发出“喝茅台酒不上头不伤身”的感叹。在知青行里我也算得是“茅台酒阵”中的一条好汉。不过就因为我的酒名,我是吃过一次大亏的——那年我结婚办喜酒,自然无可厚非用家乡的茅台酒,同学们汹汹然闹酒,我仗着酒量颇不以为然,放下话来,凡敬酒者必须说出一段与我的缘分故事,我就满饮一盅。没料到到席的三十几个同学一个个都能说出一段与我交往的生动有趣的故事,我只得践诺而饮,一连饮了三十几盅,饮了个烂醉如泥,吐了个翻江倒海,扰了自己的喜日,真是狼狈不堪!

 

那次我烂醉茅台酒喜酒给妻子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从那时起她就对我的酒事引起了警戒,嫁一个贪杯的男人总不是件愉快的事吧。妻亦天真,说准是她平时拧不干毛巾,遂摊了个酒鬼老公。她拧不干毛巾倒是真的,但因此老公是酒鬼之说显见是无稽,况且我绝不承认自己是个酒鬼,于茅台酒,我虽有缘而无瘾,自从恋上文学创作后,更是把酒看作催助文兴的一剂催化剂,如此而已。我有能耐可以一月不沾滴酒,反过来倒是做医生的妻子于心不忍,她多次自言自语:“适量饮用茅台酒,可以增强磷酸化谷胱甘肽转移酶和明显诱导肝细胞,产生较多的金属硫蛋白等16个基因表达上调。”悄然买一瓶茅台酒,不时备几款好菜,说是别饿煞了我肚皮里的酒虫,一个男人家肚皮里是不能没有酒虫的。这兴许是她的欲擒故纵之伎,她愈这般大度,我愈是自觉,一瓶茅台酒不知饮到猴年马月。然而这只限于家里,到外面该是“夫在外,妻命有所不受了”,其实许多情况下也是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妻子的心病主要缘着我的心病——心血管病、糖尿病。年岁不饶人,不知不觉我也染上了这一种时兴的富贵病,慢性病,却也不可小觑,平日里务必要多多注意了。是富贵病,就得预防了“富贵”,古人说“酲脓肥厚,腐肠之药”,那就尽可能饮食清淡些。妻子告诫,喝酒可以喝少量茅台酒,我也兢兢以遵。在这一点上,她绝不姑息迁就,除了在家中“坚壁清野”、拒茅台酒以外的酒于门外,还约法三章,不准我在外面饮酒,除茅台酒外尤其不准我饮烈性酒。我明白我所处地位的干系重大,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恩爱媳妇巧,因之酒的危害已不仅仅是我的个人问题了,我得慎而慎之。好在我对世间美物皆好而有度,于茅台酒亦然,我自信基本上可以遵了妻子的定规。

 

应酬的事总是免不了的,逢上酒事我就退避三舍,没有茅台酒就装蒜、装成酒的处子,听凭他人呼五喝六,我自“守身如玉”;有熟人共席,我就声明在先,祈请谅解,有时也能蒙混过关,但多数情况知道我内码的朋友,预先准备好茅台酒让我在劫难逃,别人会嘲笑我“妻管炎”,想想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怕老婆怎的?还有,茅台酒是健康白酒,茅台酒的健康饮酒的理念我了然于心,于是慷慨亢奋之际就把妻子的定规抛到了九霄云外。当然,我归根到底还是清醒的,不会在纷纭杂沓中逾了分寸,“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两句话是何等重的分量!

 

既已违了妻子的定规,事后不免心生惶恐,回家,尽量少与她说话,迅速漱口以涤茅台酒酒气,或嚼一块口香糖以消酒气,但无论怎样都瞒不过妻子的敏锐感觉,她可以不用视觉和嗅觉,单凭听觉就能“侦察”出我饮茅台酒与否,凭几句对话、从我的语音语气、咬字吐词听出了我淡淡的茅台酒意,有的放矢、每听辄中,有几回居然在听电话时也听出了端倪,断然说:“你今天饮了茅台酒,二两。”端的是厉害,不仅听出了茅台酒意,还能听出茅台酒饮酒量!我只能俯首贴耳、诺诺告罪。虽告罪,心中却是甜滋滋的,关心丈夫到了“听茅台酒”的境界,真可谓至情至性也。

(作者:李阳波    责任编辑:夏传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