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网>阅读>四眼井边

白衣堂的东亚菩萨

来源: 靖江日报 日期:2018-10-13 10:01

在白衣堂西南约500米处,有个朝西铺,庙内供奉着一尊佛像——东亚菩萨,每日香火旺盛,有求必应,闻名遐迩。然殊不知,东亚菩萨的“娘家”原在白衣堂北街,朱家场朱连分家的东河边。

 

据说早年,朱连分家的东山头有条活龙河。龙头在现在的白衣马洲果园,龙身沿着北街西侧一直向南至现在的申通快递西北角,龙尾在白衣西街朱福元家后门口。由于龙尾的摆动,自然形成了一个深潭,人称小沟边。小沟边呈椭圆形,东西长约40米,南北长约20米,水很深,约10米。水很凉,如井水。孩提时代,我们常在沟边嬉戏玩耍,但大人从不准许我们下去游泳。

 

有年盛夏,太阳如同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连续好长时间不下雨,使得河水干涸,庄稼枯萎,眼看将要颗粒无收。突然一天上午,龙河头部躺在河里多年的一根米把粗的大树,宛如龙的触角,在一股时隐时现的热浪中慢慢“站”了起来。树的上方,金光一片,东亚菩萨脚踩祥云,飘然而现。人们一见,跪地而拜,齐声乞求菩萨开恩,赐于甘霖。东亚菩萨,面露微笑,掸尘一拂,顿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

 

大雨足足下了小半天,待雨停之后,菩萨及大树早已不见去向。于是乎,白衣堂人在朱连方的倡议及募捐下,为东亚菩萨塑了个金身供奉在白衣殿中。

 

此后,每当遇到灾荒年岁,人们便将东亚菩萨请出,沿北街来到龙头旁边,也就是现在的马洲果园的大门口,举行隆重的拜祭仪式,恳请菩萨保佑白衣堂人们无灾无难,幸福安康。据现今九十岁高龄的朱福元老人回忆,当年的拜祭活动非常隆重。菩萨面前摆满整牛整猪,整鸡整鸭,五谷杂粮,水果拼盘。朱连分宣读完典雅的祭文后,在悠扬的古乐声中,大人头顶香炉,依辈份大小整齐排列,三步一叩首。小孩手举香烛,紧随大人身后三步一叩拜。由八个大力士,抬着东亚菩萨,一路西行到洋铁港朱家埭,再左转至江平路,最后回到白衣殿中。场面壮观,气氛肃穆。转这一圈是有道理的:白衣堂的朱氏三兄弟原为现在长里前石门埭朱家大院的一分支,这三个兄弟来到白衣堂后,分别居住在白衣西街,朱家场及朱家埭,这一圈目的是为朱家三兄弟消灾求福。

 

1932年朱余三等几个青年从日本留学回国,他们原本都是白衣堂附近地主、资本家里的少爷、小姐。他们怀着实业救国、精忠报国的美好愿望留学日本,目睹了明治维新的新变化,掌握了科学进步的新知识,学成回到白衣堂后想办学堂,在传授人们文化知识的同时,宣传进步思想。但苦于没有校舍,于是就想到了白衣殿,他们在将东亚菩萨搬到殿外的时候。说来奇怪,菩萨头上,突然冒出一道紫色光球,螺旋上升,直上云霄,继而向西南方向飘去,最后落到了现在的朝西村陈家埭头。仿佛神灵在为这群青年的所作所为所感动,似有主动腾出地方,以表支持之意。广灿和尚的徒弟陈庆祥看到后,通过到处募捐,筹足一定资金后,在那里建了个庙——朝西铺。继续为当地老百姓初一月半求神拜佛,乞求消灾平安。

 

解放之后,原来那条白衣堂北街上的龙河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缩小,现在如果不仔细查看,还真找不到一点点痕迹。小沟边也因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五圩港清河拓宽,污泥无法处理而被填埋,以至目前不见了半点踪影。

(作者:朱炳林    责任编辑:徐晗)